余绍宋

时间:2012-07-18 09:55:22来源网络人气:()

余绍宋(1883-1949),浙江龙游县人。号越园、樾园、别署寒柯,民国元年,余绍宋司法部佥事、参事,同时任国立法政大学教授、国立艺术专门学校校长、国立师范大学教授。在段祺瑞时期任司法部政务次长。后绝意政坛,精研金石书画,撰辑书画理论著作,修订方志。为近代著名的史学家、鉴赏家、书画家和法学家。

对于余绍宋不少人了解并不多,作为一个文人他在近代美术上的地位也比较独特。明清以后的画学著作汗牛充栋,而余氏的《书画书录解题》则为近代书画批评史上一部不可多得的著作。

余绍宋曾祖余镜波游宦岭南,曾为广东连州知州,祖父余福溥曾任江西特用知府,父亲余延椿曾任龙游凤梧书院院长,三代皆能书画。余氏五岁即能识字,七岁入家塾读书,十三岁进凤梧书院,十六岁为诸生。其间余氏精读章学诚《文史通义》,知晓方志乃功侔国史之宝,这对其日后在画史和方志上所作的贡献无不影响。此后于史学攻之愈坚,至十九岁,已成读书札记十余册。二十岁任龙游新学堂堂长,二十四岁时与马叙伦同赴日本政法大学留学。 

余绍宋学成自日本还,他仍不忘治史。1921年龙游县设修志局,聘其为总纂,余欣然领命。将各家方志详加对比,择优用之,对不符科学、不符史实加以剔去。旁征博引,认真取舍,一部一百几十万字的《龙游县志》几易其稿,仅用三、四年时间告成。梁启超因而赞誉越园之治学也,实事求是,无征不信,纯采科学家最严正之态度。剖析力极敏,组织力极强,故能驾驭其所得之正确资料,若金在炉惟所铸焉。"

《龙游县志》告成,余绍宋又开始着手编撰《浙江通志》。余氏所编撰的《龙游县志》和《浙江通志》与以前的旧志相比,其特点一为科学性,余氏自云"求之科学,全无左验……其余事涉怪诞或迷信者,悉删之。"其二为因时制宜,余氏认为:"盖今日修志,应求其有裨于实用。"余氏潜心于方志,对于他旁及画学研究不无益处。其积年累月治史的严谨作风,使其《书画书录题解》能穷察精微而批评得失。 

余绍宋因勤治方志而有着广博深厚的历史知识,本人又兼善于书画,这使得他无论从历史的角度还是艺术的角度,都显得游刃有余。正因为如此,余氏的画学著作即使今天看来仍具价值。林志均在《书画书录题解》序言中指出此书具有四个特点,①正体列②辩疏舛③重考证④存珍目,并认为此书:"所为题解,言必己出,博辑而精思,绝不为蹈袭之语"。其青年时所养成的读书札记习惯对于此书的风格形成,实有莫大的影响。

余绍宋家藏书画甚为丰厚,家有其曾祖余镜波《藏拙轩珍赏目》,虽然至余绍宋,已是留存不逮十一,但也颇可观。1928年《东南日报》社聘他主编该报副刊《金石书画》,余绍宋此时因时局混乱,业已辞官归隐,但对此事颇感兴趣。亲自写发刊词,并将自己所藏的字画制版刊出,同时还自己撰写文章。因而《金石书画》在当时影响甚大。为表示办刊严谨,余氏还定下了刊例。诸如:习见之金石,寻常之书画,不录;有关于书画之著录,非稿本或有刊本流传而甚多者,不录等等,凡计十条。可见余氏治学从不苟且马虎。

由余氏治学而及余氏书画。余绍宋习画迟在三十岁,从北京画家汤涤。汤涤擅画梅竹,尤长与松,汤之曾祖为清代著名画家汤贻汾。余绍宋也善写木石松竹,可能因其治学严谨,所作画幅虽是梅竹之类,倒也神明规矩。据说当时日本皇太后,裕仁之母,花费重金购得余氏风、雨、雪、月,四幅墨竹。余氏在赠给当时浙江省民政厅长阮毅成的《春柳图》中体会道:"我用章草的笔法画竹,最得意的是画风竹与雨竹。而画柳则比画竹要难得多。因柳枝竹叶,须绘出其下垂姿态。我这一幅春柳,全用白描法,摇曳生姿,婀娜之中兼具刚健。"余绍宋从治史而到绘画,其认真严谨态度的延续,无疑反映了其一贯人品。

余绍宋的国学根底十分深厚,其爱作旧诗,诗风通俗平易,常在作品上诗画并举。就事实而言,余绍宋的绘画成就在当时并不突出。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,他的第一身份并不是画家,而是治史家,是文人。绘画对他而言只是修身养性,只是从政之后的余事。余氏也并不象张大千或徐悲鸿那样去刻意追求画艺的进步,这使得我们明白了他为什么直至三十岁才开始习画。但是他的画作却别具另一番风韵,比之张大千或徐悲鸿更具文人气质。 

余绍宋著作:

《书画书录题解》、《画法要录》、《画法要录二编》、《中国画学源流概况》、《寒柯堂集》、《续修四库全书艺术类提要》、《龙游县志》、《浙江通志》。 

已经是本类第一篇了! 

下一篇:杨继洲 

Copyright © 2012   企运网络   地址:衢州市世纪大道新青年大厦413室   浙ICP备11016129号